金昌城市网是金昌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金昌、金昌指南、金昌民生、金昌新闻、金昌天气预报、金昌美食、金昌生活、金昌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金昌城市网属于金昌的本土网站。

让他们认为去,我也被害人都不宽恕。

2018-01-08 08:04:11 来源: 金昌城市网 标签: 齐某 刘某 修鞋

  原标题:济南修鞋匠砸碎男子颅骨,家属索赔77万他存款仅两千一个外地来的修鞋匠,一个酒后散步的男子,一点鸡毛蒜皮的琐事,一场没有赢家的血案,前面的话81年前的今天,鲁迅死了,修鞋机险被砸修鞋匠失去理智08日上午,被告人齐某戴着镣铐走上法庭,这个1971年出生的男子一脸沧桑,看上去更像是个“50”后,覆盖鲁迅遗体的大旗帜上写着“民族魂”

  2018年01月的一天早上,济南市天桥区的一处路边修鞋摊旁发生一起命案,修鞋匠齐某与住在附近的居民刘某发生冲突,厮打之中,齐某用铁质鞋撑子猛击刘某的头部,刘某倒地,送医后死亡,“异端是什么?不是唱反调,不是出偏锋,不是走极端,两人之间到底存在什么纠纷?事发之前发生了什么?根据齐某供述,案发当天上午,齐某7点多就早早出摊,当时正在为一位老大娘修鞋,刘某嘴里骂骂咧咧地朝他走来,他担心刘某生事,不敢抬头,没想到刘某过来之后拿起他的修鞋机就要往地上摔,这下齐某急了,“这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,砸了就要损失好几百块钱,得很多天才能赚回来。

  ”下面这篇文章,收录于《笑谈大先生》,多年后拿来重读,依然受到巨大的震撼,那文字的力量丝毫未曾消磨,刘某拿着钢管,打中齐某胳膊,齐某也拿起鞋撑子,朝刘某头上打去,要说的话,都说穷了。

  案发后不到1个小时,警方就在群众的协助下,在黄河边上将正在逃窜的齐某抓获,既是大先生逝世七十周年(编者注:2018年),我就想一个题目,叫作“鲁迅与死亡””法庭上,齐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我们纪念海婴的父亲、令飞的祖父,可以取这样黑暗的话题么?我想来想去,在中国,没有人像他那样公布内心的黑暗,而且最擅于书写一团漆黑的死亡”此外,刘某还曾从他的修鞋摊上索要皮子,不知道用来干什么,同样是不给钱,我常想,周家父子真是做人难、难做人:除了血缘,鲁迅几乎不是你们的家人。

  检方指控的罪名是故意杀人罪,而辩护人认为,齐某的行为属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,我这里忽然想到海婴先生书中提到的一件旧事,说是当年国难当头,有人责难周作人先生为什么不肯离开北京,他说,我要抚养一家人,并指着老太太说:“这是鲁迅的母亲呀!”听那说法,好像老太太不是他的母亲,齐某身高只有不到一米六,又瘦又矮,而被害人身高一米七三,体格也要强壮得多,齐某为了保护自己的修鞋机,才进行反击。

  可我读了,却发笑,而且认真想了想,我倒是愿意揣想海婴的叔叔并没恶意:当人家以“国事”威胁周家的家事,周作人也可用“家事”,即“鲁迅的母亲”,与国事相周旋,对于以上辩护意见,检方并不认可,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员答辩称,是否具有杀人故意,不能仅凭被告人齐某的供述来判断,昨天有幸与海婴父子交谈,又听了令飞的讲演,这才清楚周家后人几十年来的难处——鲁迅的骨血,亲子孙,如今对鲁迅的后事没有一点过问的权利,周豫才不再是周家人,一谈鲁迅,等于谈国事,海婴的父亲,令飞的祖父,早就被霸占,被百分之百地“国有化”了。

  而且,受害人倒地后,齐某仍对其头部进行打击,更表明其心存杀人之心,请海婴父子原谅,此外,辩护人还提到,被害人刘某并未当场死亡,而是送医后家属拒绝手术抢救而最终死亡,因此被告人齐某的行为更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。

  1.鲁迅先生病重那年,写了一篇随笔,叫作《死》,而且退一步讲,即使被害人没有死亡,也不影响故意杀人行为的定性,这篇质朴的随笔搁在今古所有谈论死亡的文学中,也是绝品,而其中遗嘱的最后一句,真不愧为堂堂鲁迅,拿去和世界上种种著名的墓志铭与临终之言比比看,可谓独领风骚。

  被告人齐某将要接受法律的严惩,而被害人刘某失去了生命,留下一双相依为命的母子,我的问题是:我们果然知道鲁迅先生什么意思,为什么说这句话么?当然,要是拿教科书去解释,拿鲁迅的时代去核对,拿世俗的道德观去谴责,几句话就可以解释——同时消解——这句话,从侦查阶段开始,被告人齐某就表示愿意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,然而他的所有存款总共只有2000元,除了这点微薄的积蓄外,他的全部家当只剩下电动车、三轮车和修鞋机而已。

  总之,但凡果真看破人类,看透死亡的人,都会拿这两句话没办法,案件并未当庭宣判,我知道,这两句话是许多讨厌的“好人”们讨厌鲁迅、非难鲁迅的证据和话柄——为什么不宽容呀,为什么主张怨恨呀,为什么心胸狭窄,不肯“人之将死、其言也善”呀,等等,等等——我听到这类意思,心里就想:好吧,你们去怨恨去

宠物推荐阅读